员工笔耕
绽开的樱花
发布日期:2017-12-13 13:36:33
绽开的樱花
一木
 
我曾在五月去过京都,在鸭川河畔看过绽放的樱花。那一树粉红色的樱花,使人不由地吟诵起唐人笔下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诗句,仿佛置身于诗情画意的场景之中。
静静的鸭川在京都边上淌过,这是一条被政府界定为“一级河川”的保护河流,因此,处处都透露出自然、原生和朴实的意境。几只鸭子在河中嬉戏,也是静静地,没有其它水禽结群凫水时的那种喧闹。静静的樱花,静静地河水和静静的鸭子,勾勒出一幅静静地城市河川的图画。人在其中,心绪也自然地静下来,好象脱离开了世间的纷争,脱离开了城市的喧嚣,脱离开了红尘的烦恼,融入了这片静静的世界之中。
与大槻正则先生的见面就在离鸭川不远的一家饭店的厅堂里。虽然是在冬季,但交谈的气氛却非常祥和、非常平静,好象伴着鸭川静静的河水和岸边悄悄绽开的樱花一样。大槻先生年逾七十,面色红润,健谈而温和。他致力于日中友好三十余年,来中国进行友好交往活动近五十次,足迹踏遍华北、华东、西北等地,到处播洒日中人民友谊的种子,以至他自己的公司也命名为“日中友好公司”,可见对中国以及中国人民的感情之炽热。
话题从资助中国留学生到投资中国企业,广泛而自然,似信手拈来,但毫无修凿做作之感,使人感到一种由衷的轻松。说到与中国人交往的经历,娓娓道来的语调中充满着一种别样的感情,没有什么波澜,没有什么激动,只有甜美的回忆和撩人的温暖。虽然我知道,在他与中国人交往的三十年中,绝大部分是付出,是赠与,甚至是施舍,而得到的回报却有许多冷漠、刻薄和背信弃义。谈到往事中一些不愉快的经历,大槻先生总是一带而过,一副恬淡、无争的表情。与他交谈,一切事情都似乎变的简单起来,简单的就象一片蓝天,一张白纸,一汪清澈到底的泉水。扑面而来的却是醉人的温馨,坦荡的暖意。
也许是由于年纪大了,大槻先生不善饮酒。但在许多次不拘场合的聚餐中,又坚持要陪亲朋好友喝上一杯。虽然往往只是一杯啤酒,却让周围的人们看到,他好似饮下了一杯陈年的纯酿。他的半杯酒下肚,酒桌上的气氛很快就显得有些醉意。记得《菜根谭》有一句话:“花看半开,酒饮微醺”,意指饮酒到微醉时为恰到好处,人的情绪会处在最佳状态,人与人之间会袒露胸怀,距离缩短而产生异样的美感。伴随着大槻先生生硬的汉语——“干杯”的频频举杯中,人们逐渐进入了这种佳境,话渐渐地多起来,情绪也炽热了许多。一时间,大家都忘却了生活中的烦恼,尽情尽意地沉浸在酒醇、人醉、情烈的气氛之中,直至席散人归。
油然又想起了鸭川河畔绽放的樱花,想起了静静流淌的鸭川河水。平静而恬淡。但细细地品味,却又感觉到其中源远流长的意味。生活,大多数时间的流逝就象河水一样,没有波澜壮阔的波涛汹涌,没有一泻而下瀑布奔流,甚至连浪花也是轻轻泛起,稍纵即逝。而也就是在这默默之中,积聚起了历史的凝重,在沧桑大地上写下了人们的生生逝逝,哀哀乐乐。
相比而下,岸边那些绽放的樱花虽然也是默默的,但它们从含苞欲放到灿烂盛开,都充满着急不可待的激情,向世间的人们,向世界有生命、无生命的万物传达着美的信息,就象一个善良、含情脉脉的漂亮女孩,让人爱,让人怜,让人醉。
我喜欢京都,喜欢鸭川,喜欢河边的樱花,更喜欢讨人喜欢的大槻正则先生。